行业资讯

首页 > 资讯动态 > 行业资讯

我国发展生物质能源须多管齐下
信息来源:中国科学报     日期:2014-10-22

     我国的生物质能源产业一定会成为优先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这是我和我的研究团队在进行大量的研究工作后作出的基本判断。 我们的判断基于以下理由:首先,生物质能源的原料主要来自于农业剩余物和废弃物,而农业剩余物和废弃物的处理有刚性需求;其次,我国石油去年的对外依存度已经达到了58.1%,液体燃料最短缺,生物质能源则是可再生能源,可以有效缩小这一能源缺口;第三,发展生物质能不但可以增加农民就业,还可增加农民收入,甚至可以为农村提供支柱性的长期产业;第四,生物质能与风能、电能和太阳能不同,生物质能在原始状态下可以转移。但是,在巨大的发展潜力之下,生物质能发展依然有一系列的问题亟待解决。

问题待解

    首先,生物质能相对于我国整体资源和整个能源产业而言,尚势单力薄;第二,我国生物质能产业发展很不平衡,目前生物质主要用于发电和生产液体燃料,生物质发电规模不大,而且整个装备制造领域发展比较落后。最后,当前生物质能的技术体系尚不成熟。当前,整个生物质产业的技术体系仍属于初级阶段,技术体系还没有形成,大部分技术处在研发过程中,离商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使是现在已经进行商业化运行的技术,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技术是否成熟有一个判断标准。这个判断标准并非是指已经建立一万吨或者十万吨的生物质能示范工程,而是指生物质能的生产成本能够达到同时期化石能源的生产成本。纤维素乙醇在全世界推行受阻,就是因为成本太高,其背后则是技术不成熟。

     我们对生物质能源的生产成本进行了分析,根据研究结果,到2020年,除了生物质混燃发电和沼气供热可以达到技术成熟的标准,其他的液体燃料,包括生物质发电都难以达到。到2030年,情况会有所转变,生物质发电成本还是会比较高,如果能够进行热电联产,成本可以降下来,单纯发电成本依然很高。同时,以纤维类生物质为原料来生产液体燃料,其生产成本在2030年之前还很难做到同类原料的生产成本水平。2030年以后,生物质能源基本上可以与同类的化石能源生产进行竞争。

要充分考虑原料分布

     生物质能源要发展,有几个前提要考虑。首先,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生物质能源的生产、种植应该利用边际土地。第二,能源消费市场很大,生物质能源不应受到市场限制。

     生物质能源的发展要充分考虑生物质原料分布。目前,生物质原料虽然分布分散,但是分布很广泛,分布式的能源供应应该是今后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此外,生物质原料的本地化利用,能够促进本地化就业和经济发展,这是生物质能产业的独特优势。

      生物质能的发展,要做到原料先行。剩余物和废弃物的处理是一个刚性需求,所以在液体燃料没有达到商业化运行之前,即2030年前,发电仍旧是一种可能实现的大规模消纳剩余物和废弃物的技术方式,而且发展的模式应该不是直燃,而是混燃。2030年以后,液体燃料得到发展后,电力需求会有其他的可再生能源进行保障和补充。此时,预计所有原料的增量基本上会用于液体燃料的生产。

       纤维类生物质资源涉及到发电、供热及液体燃料,未来肯定会有原料的争夺。总体而言,到2050年时,纤维类生物质资源利用度可以达到30%以上,当然,与政策、市场和价格的调节也有重要关系。

加强政策调控与经济激励

        生物质能源的发展离不开政策的调控。在政策保障的设计思路上,我认为有几项原则应该遵循。

       首先,坚持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的原则。政府要编制生物质能源发展规划,明确产业发展的方向和规模。还要强制开放市场,消除市场壁垒。要制定市场运作的规则,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加强市场监管。

生物质能源的政策设计要涵盖几个方面:

第一,要开放能源市场,建立保障性收购制度。这是关系生物质产业能不能发展的大问题。按照当前的状况,发展比较好的几个生物质能源项目都是国家在强制执行。而且,以后能源市场开放要像电力市场一样,既然可以规定天然气管网全额保障性收购,那么也要保障全额收购符合标准的生物质燃气。

第二,要完善市场进入标准。现在风电和太阳能发展尚可,最重要的是检测认证体系的建设。推及到生物质能源,虽然生物质能源门类多,技术种类也多,但也要建成生物质能源的检测认证体系。不然,行业发展不规范,生物质能源行业要达到大规模发展是空谈。

第三,要加强外部环境的优化。废弃物是生物质能源重要的资源来源,所以要加强监管。为什么利用养殖场的沼气依然存在成本问题?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养殖场畜禽粪便的排放监管不利,所以要加强监管。

其次,要完善生物质能经济激励政策的体系。现在的政策基本上都是在提高生物质能市场产品和市场竞争力时给予经济扶持。为什么给生物质能源补贴?因为它的外部效益无法从价格中体现出来,即在化石能源消费时,化石能源的消耗对环境和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没有“买单”,是全社会在“买单”。为了体现社会协同效益,应该提高化石能源的成本,以此提高生物质能的市场竞争力。

至于经济激励政策,笔者也有几个建议。

第一,要有税收优惠。税收优惠并不是指免税,而是应该根据化石能源对于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对化石能源进行加税,比如碳税,让所有的社会成本从价格中体现出来。这样也可以给生物质能源营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

第二,财政资金也必须对生物质能源产业进行支持。应该进行生物质能源的基础理论研发,包括能力建设、标准制定、原料供应体系、产业化的示范工程、公众服务等,这些都需要财政资金支持。

第三,要帮助生物质能源拓展资金渠道。国家开发银行是唯一的政策性银行,现在对生物质能源的发展已经越来越重视,但是依然不够。国家开发银行对风能和太阳能的投资都是数以千亿计,对生物质能的投资才45亿元。(作者:秦世平 系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